一方面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7-05 07:27    次浏览   >

开个假证明,两外地男子求百元药费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诈骗公私财物的,处以五日以上拘留且可并处罚款。笔者认为,公益机构只要有确凿证据证明职业求助者伪造资料和印章,纯属行骗,就应通知公安机关进行处罚,而不仅仅是在识破后让其一走了之。这既是对法律的尊重,又有利于推动诚信求助,提升善款使用的公信力。

相关链接

职业求助者大多有三特征

看到红会工作人员将信将疑的表情,该男子主动说,他们此前还去过救助站,救助站给了两人路费,但患病男子急需购药延缓病情,两人过来申请的金额也不多,只要百余元。

两次上门求助,每次给的理由竟不同

有一名吐血男子堪称我们所遇到的职业求助者中最令人记忆深刻的。多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这名中年男子前往长沙市红十字会求助,刚一进门,他就猛地吐出一口血,把在场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吓了一跳,大家都慌忙上前搀扶这名男子。

接过证明的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姜新任,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原来,这张出自福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疾病诊断证明书虽然看上去非常正规,不仅有医院的ct诊断结果,还有出具诊断证明的医生白某和刘某的签字。但意外的是,诊断证明上赫然盖着一个明显印刷上去的医院行政章,其实一般类似的证明并不需要这样的章。

星辰在线长沙新闻网8月1日讯 (记者 匡春林)

这些职业化的骗取救助款的案例往往有三大特征。市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昨日提醒爱心团体、人士引起警惕:打着外地人的幌子;提供伪造的医院疾病诊断证明;申请救助款仅百余元或数百元。尤其令人担忧的是,这些人往往辗转在不同的可申请救助的部门之间骗取善款。

红十字会把他们称为职业求助者,今年以来,红会已经遇到近10例通过造假等不法途径企图骗取善款的事件。

随后,两人出示了福州当地医院开具的疾病诊断证明和身份证原件。

该负责人提醒,这些职业求助者的行为如果属实,其实已经涉嫌诈骗。希望全市的公益组织、团体加强警惕,一方面,严格按照规定核实申请求助者的相关身份和资料,另一方面,还请睁大眼睛,从这些职业求助者身上迅速发现蛛丝马迹,坚决将他们拒之门外,不让爱心善款被这些不法分子轻易骗取。

请帮帮他,他有白化病,最近又被查出肺癌。看上去身体较为健康的男子一边指着另一名皮肤呈乳白色的男子,一边对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诉苦。两人自称是福州人,最近来长沙,结果不慎被人骗光了钱,两人现在身上总共只剩下28元。

于是大家上了心,与湘雅二医院联系求证,得知该院没有该老人所称的女性老年病人。面对红会工作人员的询问,这名老人开始前言不搭后语,一下称没有医院诊断证明,一下说没有身份证,然后干脆骂骂咧咧,直到被工作人员苦劝后才悻悻离去。

还没等到姜新任说出质疑来,这两名男子自个儿就慌了神,随后夺门而出。

为什么突然出现这么多特殊的职业求助者?目前,红十字会主要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实施救助,也就是说,大多针对当地的困难对象进行救助。而对于外地求助者,一方面红会无法快速甚至难以核实其身份和疾病诊断、困难证明等情况,可能给一些职业求助者以可乘之机;另一方面,这些人申请额度很小,申请流程相对数额大的善款要相对简化,也容易被钻空子。

进门先吐一口血,男子屡屡上演苦情戏

在要老人提供相关疾病诊断证明时,工作人员突然想起,这名老人有点眼熟,似乎此前就来过一次,当时申请的理由是自己因病需要医药费。因为无法提供相关证明,最终并未申请到救助款。

前日上午9时30分左右,两名30多岁的男子一前一后来到位于河西的长沙市红十字会办公室。

现象分析

申请善款正规流程

莫让碰瓷者一走了之

但不久后,长沙市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跟省内其他市州红十字会联系时意外得知,多地红十字会也都遇到同样求助手法的中年男子:都是一进门就猛地对着地上吐出一大口血,在博得众人的同情后,该男子每每能顺利从红十字会领走其所要求的数额不多的救助款。大家一合计发现,应该是都遇上了职业救助者。

目前,长沙市红十字会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实施救助,所救助的对象主要针对长沙地区的困难群众,且申请救助时必须提供正规医院的大病诊断证明、医院结算单原件和身份证,特别困难的本地居民还需提供居住地社区、村盖章的相关证明,等红十字会全部核实后,才能按照相关程序发放救助款。

这样的事并不少,常常让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哭笑不得。前不久,一名自称益阳籍的老人来到长沙市红十字会求助。老人说,老伴因患重病,目前正在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治疗,因为家中一贫如洗,他想申请救助款。

袁云才

红十字会的善款是由无数爱心人士捐献的,是善心的汇聚。善心一旦受伤,行善的情绪就会大受影响。郭美美事件的恶劣影响,犹在眼前。而今这些职业求助者辗转各地公益组织之间,钻山打洞哭奶吃,说轻一点是类似职业乞丐讨钱,说重一点是故意诈骗善款。尽管每次诈骗金额不大,够不上量刑标准,但若不采取严厉手段制裁,就可能引发其他好逸恶劳者群起效仿,防不胜防。

以为他已经病入膏肓,工作人员迅速为其开通绿色通道,为其办理好了救助申请。

为核实两人的真实情况,姜新任随后与福州市当地的医院取得联系,结果被告知,当地并无福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只有福州市第一医院。而拨打福州市第一医院的ct室查询电话也得知,该院并无白某和刘某这两位医生。

街头巷尾和公路上的碰瓷党,多半采用苦肉计,敲诈时狮子大开口。而出现在长沙市红十字会的公益碰瓷者则不然,他们多半并无疾病,只是弄个假证明,最多还上演一场吐血秀,要的钱也不多,数百元而已。但其间接危害性却可能更大,因为他们欺骗的对象是公益,是良心。

刚进门,一位申请救助的外地男子口中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事后才发现,鲜血是假的,所谓的求助可能也是为了骗钱;还有不少求助者则带着真假莫辨的疾病诊断证明,但一细查,这些证明是伪造的记者昨日从长沙市红十字会了解到,今年以来,类似的职业求助者群体明显增加,幸亏工作人员审核仔细发现漏洞,才避免了爱心款被骗。昨日,该会还特别提醒公益性救助团体、组织,以及有爱心的市民,要小心职业求助者利用爱心骗取善款。